加入收藏
政策法规分类:
全部 政务公开 最新资讯 文化知识
默认排序
发布时间
15个结果
  • 折叠纪年法

    折叠纪年法

    折叠纪年法1、年号纪年法:我国最早的纪年法是用王公即位的年次表示。以"元,二,三……"为序数,至去世为止。如:鲁僖公元年,鲁庄公十年。从西汉武帝建元起,以年号纪年,用"元,二,三……"为序,更换年号则重新开始。如:元嘉元年,汉末建安中,元和十年。新君即位,必须改变年号重新纪年,称作"改元"。如:"是年夏王,改景炎"。2、干支纪年法:干支,天干地支的合称。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叫十干,用以表序。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叫十二支,用以记时。用十干和十二支循环花相搭配组成甲子,乙丑,丙寅……癸亥,然后用甲子重新相配正好为数六十,通常叫六十花甲子,循环使用,周而复始,从东汉起采用干支纪年法。如"予犹记周公之被捕,在丁卯三月之望。"3、年号,干支结合纪年。如"顺治二年乙酉四月,乾隆丁亥冬"。
  • 文化部主办的第18届“香江明月夜”庆中秋系列活动在香港启动

    文化部主办的第18届“香江明月夜”庆中秋系列活动在香港启动

    9月26日,由文化部主办的第18届“香江明月夜”庆中秋系列活动在香港启动。本届活动由京剧专场、芭蕾舞专场、舞剧专场以及书画专场4大版块内容组成,分别组派国家京剧院演出经典折子戏及新编历史京剧《安国夫人》,组派中央芭蕾舞团演出芭蕾舞剧《仙女》《沂蒙情》等选段,组派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文艺交流中心演出大型历史舞剧《碧海丝路》,以及举办“中国八大古都与东方明珠的对画——香港2017中国书画名家邀请展”。文化部党组成员、副部长董伟出席“香江明月夜”庆中秋系列活动礼宾场演出   文化部党组成员、副部长董伟,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主任王志民、副主任杨健,香港特区政府民政事务局局长刘江华,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署长李美嫦,以及部分全国人大香港特区代表、全国政协香港特区委员、近2000名香港市民共同观看了“香江明月夜”庆中秋活动礼宾场演出——中央芭蕾舞团《芭蕾精品荟萃》;董伟还与杨建平、刘江华等共同出席了“中国八大古都与东方明珠的对画——香港2017中国书画名家邀请展”开幕式。  本届“香江明月夜”庆中秋系列活动既有传统国粹展览和演出,也有国家顶尖艺术院团的精彩呈现,还紧扣“一带一路”主题演出舞剧,展现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民众的真挚友谊和情感,为香港观众提供了丰富的节日文化大餐。出席活动的香港民众纷纷表示,“香江明月夜”庆中秋系列活动已成为他们欢度中秋的一项重要内容。  “香江明月夜”庆中秋系列活动是文化部积极利用内地文化资源,在香港举办的大型文化活动,已连续举办近20年,成为备受香港各界人士喜爱的文化品牌。
  • 中国(曲阜)国际孔子文化节开幕

    中国(曲阜)国际孔子文化节开幕

        中国文化报记者陈曦 驻山东记者苏锐报道:今年是孔子诞辰2568年。9月27日,由文化部、教育部、国家旅游局和山东省人民政府主办的2017中国(曲阜)国际孔子文化节在山东省曲阜市开幕。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家瑞出席并宣布文化节开幕。山东省省长龚正致辞。  龚正指出,近年来,山东立足于齐鲁文化资源优势,力促传统文化推陈出新,曲阜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示范区上升为国家文化战略工程,9200多所儒学讲堂走进乡村社区,“四德工程”、乡村文明行动、社会文明风尚行动全面推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山东绽放出时代光芒。  孔子文化节创办于1984年,今年是第34届。本届孔子文化节的主题是“用儒家文化讲好中国故事”,开幕式文艺演出包括“序”“诗礼传家”“四海承风”“仁和天下”4个篇章。当晚还举行了第十二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孔子教育奖”颁奖典礼。  9月28日,丁酉年祭孔大典在曲阜孔庙举行,包括开城、开庙、乐舞告祭、恭读祭文等仪式。本届文化节还将举办丰富多彩的文化、旅游、科技、经贸活动。
  • 《古曲改编的中国钢琴作品的艺术特征 》

    《古曲改编的中国钢琴作品的艺术特征 》

     一、古曲改编的中国钢琴作品的艺术特征   1.标题性特征   标题音乐诞生于19世纪欧洲浪漫主义音乐时期,浪漫主义音乐的特征是注重情感的抒发,为了让观众更好地理解作品,常常为作品写上几个词语或一小段话。钢琴音乐也不例外,从那时开始逐渐有了标题作品。中国的古琴曲中,大多也都有明确的标题,虽然有的标题都是一些曲牌,但还是能够直接或隐喻地概括出作品内涵,让观众能够更加有针对性地、具体地感受到作品的思想内容。所以,将其改编为钢琴作品之后,这种标题性不但得到了保留,还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发展。如《夕阳箫鼓》(又名《春江花月夜》),是一首琵琶名曲,不但有音乐版本,唐代诗人张若虚还有一首十分优美的诗歌作品。黎英海在上个世纪初改编了这首作品,整个作品一共有10个小的标题,十分具有意境美感。江楼钟鼓中,描绘的是夕阳的余晖洒落在水面,在微风的吹拂下,水面上闪起了金光。月上东山,描绘的是傍晚来临的时候,一弯新月升起,月光洒在水面上,又一次泛起了粼粼波光。风回曲水中,描绘的是夜晚江风吹拂在水面上,流水的回荡声本身就是一首优美的乐曲。花影层台,描绘的是江水、月色和岸边的花草交相辉映的景象。水云深处,则描绘了朦朦月色下,江水一望无际的景象。名段“渔舟唱晚”,则描绘了打鱼人辛劳一天,满载而归的场景。“回澜拍案”,是渔夫摇桨的时候,水流拍击岸边的情境。而**的尾声,则是渔船远去,万籁俱寂。可见作者对原曲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分析,然后根据要表现的内容,对标题也进行了适当的调整,使整个作品更像是一幅画卷,给人一种身临其境之感。   2.多声思维特征   中国传统古曲都是一条旋律线贯穿始终,但是钢琴音乐却有着丰富的层次性,能够给人一种立体的视听感受,所以,在中国钢琴作品的创作中,也经常使用多声部的写作技法,或者为旋律加上多变的和声,或者对旋律进行多声部处理等,这就让原来单一的音乐线条得到了丰富。例如,《二泉映月》中原来的演奏乐器是二胡,这是一种单旋律的乐器,在改编为钢琴作品的过程中,储望华为了获得丰满的音响效果,特意加入了很多钢琴伴奏部分,在他看来,原来单一的旋律线条,不足以将阿炳一生的沧桑经历充分表达出来,只有在融入新的音响之后,有了交响性的效果后,感情的起伏和变化才更加强烈。又如,根据古琴曲改编的《梅花三弄》,也是在改编的过程中加入了大量的钢琴织体,引子部分,使用极低音区的八度装饰音,这种音域上的对比,刻画出了一种深邃和空旷意境。在主题第一次出现的时候,采用的是双手交叉的方法,左手在右手高一个音区里,呈现为空五度的和声,然后配合全曲中大量使用的平行四度和声进行,又获得了一种清澈明亮的效果,充分表现出了梅花的高洁和不屈。而到了乐曲的高潮部分,乐曲模仿了古琴中刮奏的手法,模仿出了梅花经过严寒的洗礼,依然傲立在枝头的姿态。在多声思维的音乐思想下,创作者充分融入大量丰富的钢琴伴奏织体,使原来较为单调的旋律线条得到了丰富和发展,更为重要的是,使作品的音乐内涵得到了****的深入挖掘。   3.气韵生动特征   中国传统艺术中,历来都有气韵生动的说法。气是指音乐风格内涵,韵则是这种内涵在节奏、力度、音色等方面的具体体现。因为根据中国古曲改编的中国钢琴作品,大都有着托物言志的内涵,旨在通过对一种事物的描述,追求“****”的**意境。如《梅花三弄》就是对梅花的赞美。所以,中国钢琴作品中也十分注重对气韵的追求。很多演奏者演奏技术十分扎实,但往往演奏起中国作品来就变得苍白平淡,像是满腔的激情表达不出来,这就是“中气不足”。掌握好气韵的关键在于用一种气息贯通的感觉,即演奏的时候,演奏者浑身上下要有一种绵绵不绝的气息,能够满足乐曲中各种情绪的变化的需要,特别是当音乐处于无声状态时,要用气息将前后连接起来,达到一种绵绵不绝的效果。   二、古曲改编的中国钢琴作品的价值和意义   1.奠定了最初的创作基础   钢琴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件舶来品,在有了一定的群众接受基础之后,中国音乐家开始了中国钢琴作品的创作,而在创作之初,模仿和借鉴是一个必经的阶段,这也符合事物的认知发展规律,所以对原有的素材进行改编,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一方面,通过对古曲的改编,能够为各种技术探索提供一个平台,因为作者本身对属于民族音乐的古曲是十分熟悉的,在改编的过程中,能够更得心应手,在这个过程中锻炼自己的创作技巧,同时也为后来的创作提供了宝贵经验。另一方面,作为一门外来艺术,将其民族化也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民族化的渠道是什么?作为钢琴艺术来说,将民族音乐改编为钢琴曲,就是一个重要的途径,当接受者发现原本熟知的曲目在钢琴的演绎下获得了全新艺术效果的时候,也就从客观上拉近了这门乐器和人们之间的距离。所以,中国今天钢琴事业发展成就的获得,无论是从创作技术方面还是钢琴的普及方面,这些古曲改编的作品都功不可没。   2.推动了钢琴艺术在中国的普及   钢琴传入中国已有百年历史,逐渐在一代代音乐家的共同努力下走向繁荣,很多钢琴演奏家在国际舞台上获奖,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但是与之不相符的是,钢琴艺术的普及程度一直都没有达到预期的设想,这与人文环境、审美习惯等客观因素有着密切关系,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的民族音乐是以单声思维为主,钢琴艺术以多声思维为主,而且因为人口众多,民众之间的艺术修养差距较大。所以,当他们接触到钢琴时,其心理机制上更多地表现为一种联想,如果钢琴旋律是他们较为熟悉的强调,他们就会有一种亲近之感,更容易全身心投入到对作品的欣赏中。旋律是作品的灵魂,多数中国欣赏者就是凭借自己熟悉的旋律而顺利进入一种欣赏和体验的状态,这无疑是钢琴艺术普及和传播的基础。   3.丰富了传统的钢琴演奏技法   将古曲改编为钢琴作品,存在着一个钢琴化的问题,即改编之后,能否适合钢琴演奏?因为钢琴和中国的传统乐器,无论是从形制还是律制上,都有着本质的不同,钢琴属于键盘类乐器,采用的是十二平均律;中国乐器多为弦乐器和弹拨乐器,采用的是五度相生律,这就使古曲在改编的过程中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但这种限制也恰恰指出,作曲家用各种方式和手段,充分表现了中国古曲中的滑音、装饰音及音乐韵味等。作品中有了表现之后,就需要有相应的技巧去表现,配合作品的需要,在演奏中出现了挑、刮、拂、扫等多种全新的演奏技法,不但充分满足了作品的表现需要,也为钢琴演奏技巧的扩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4.扩展了音乐作品的审美价值   既然是一种改编,就意味着新的审美价值的出现,这也是中国钢琴作品改编或创作一直秉承的理念。如《二泉映月》,原来是二胡单旋律的线条流动,改编为钢琴作品之后,各种伴奏元素有机融入,使作品丰满起来。原来的二胡作品,受制于时代环境的限制,作品中所蕴含的各种情绪都处于一种隐忍的状态,但经过改编后的钢琴作品,则更加符合现代人的审美习惯,原曲中的各种情感得到了痛快淋漓的抒发,使其成为具有交响性的史诗般作品,所以,这种改编并不是单纯的移植,而是倾入了创作者的心血,使之具有了新的审美价值和韵味。钢琴传入中国的过程,也是一个中西方文化不断融合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是一直持续的,古曲改编的中国钢琴作品,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代表。改编出来的作品,既要符合钢琴作品的一般规律,也要体现出民族音乐的传承和发展,在世界性和民族性的融合上、传统性和现代性的融合上,仍然是一条不断在探索的道路,尽管如此,古曲改编的作品,还是呈现出了巨大的价值和意义。   综上所述,中国钢琴作品经过百年发展,目前已经有了相当数量和质量上的积淀,成为了中国钢琴事业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古曲是中国传统音乐中的重要代表,很多曲目至今还在广为流传。改编成钢琴曲之后,无论是对钢琴音乐本身,还是对民族音乐的传承,都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 对古曲《长相思》的演绎分析

    对古曲《长相思》的演绎分析

    一、词曲作者介绍及歌词简介   该曲词作者:李白。曲作者:马思聪。   李白:字太白,唐代**诗人。生于唐武后长安元年,号青莲居士。其诗以抒情为主,表现出了蔑视权贵的傲岸精神,对人民疾苦表示同情,又善于描绘自然景色,表达对祖国大好山河的热爱。诗风雄奇豪放,想像丰富,语言流转自然,音律和谐多变。善于从民间文艺和神话传说中吸取营养和素材,构成其特有的瑰玮绚烂的色彩。   马思聪:(1912―1987):广东海丰人,中国现代**的作曲家、音乐教育家和小提琴演奏家。在中国近现代音乐史上占有重要地位。马思聪于1923年和1931年两度去法国学习音乐,主修的小提琴与作曲。学成归国后,一直从事音乐创作、演出和教育活动。马思聪是中国小提琴音乐的开拓者,他**的演奏与创作,使源自西方的小提琴音乐成为中国音乐的一部分,并在中国广为传播。马思聪是中国20世纪杰出的作曲家,他毕生致力于中西音乐艺术的结合,以精湛的西洋音乐技巧出色地表现了中华民族的审美内涵与文化底蕴。   歌词简介:《长相思》是乐府歌辞。取自古典诗词“上言长相思,下言久离别,著以久离别,缘以结不解”,表示思念之意。六朝诗人多以名篇,并以“长相思”开启,现存歌辞多写思妇之怨。一声痛苦的呼喊:“长相思,摧心肝!”   这首诗是李白写的“长相思”之一。   词义解释:长相思,在长安。(绵绵的思念啊,望向远远的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蟋蟀在金色的井栏上吟唱着秋天。)   微霜凄凄簟色寒。 (浅霜凄凄里竹簟的颜色寒森)   孤灯不明思欲绝,(孤独的灯光昏昏暗暗,刻骨的思念令人魂断欲绝)   卷帷望月空长叹。 (卷起帷帐,独自望着明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 (像花一样的美人远隔在云端)   上有青冥之高天,(上面有高远难及的苍天)   下有渌水之波澜。 (下面有绿水浩荡的波澜)   天长地远魂飞苦,(天长路远,我飞翔的梦魂在苦苦的追寻)   梦魂不到关山难。 (然而及时梦魂也难度关山)   长相思,摧心肝。(绵绵的思念啊,摧碎人的心肝)   二、曲式分析   该曲为无再现的单三部曲式。呈现“ABC”结构。在西方曲式中称“并列单三部曲式”。   图示为:   该曲引子部分:引出了整段的伴奏织体以及音乐情绪。   A段:在调式方面进行了纯四度及小三度的大调之间非同宫系统地转调。因此,在旋律方面就十分的婉转多变。A段:分为三句,为非方整性乐段。多调性。   间奏:转到C大调。音乐形象变得十分明朗。伴奏织体采用了分解柱式和弦。   B段:整体也同样延续了这样的伴奏织体。节拍有A段的4/4拍变为6/4拍。在速度上变得比较快速。音乐情绪上变得有动力、活泼、跳跃起来。B段:分为上下两句,方整性乐段。单一调性。   间奏:后两小节转到g宫调。伴奏织体采用了分解和弦,为了使B段到C段有连贯的进入感,同时也引出了C段。   C段:延续引子的调式。伴奏织体与B段相同。但是主旋律搭配形成了中国民族音乐戏曲中的紧拉慢唱的音乐形式。在倒数第三小节转入D宫燕乐调式,加入了清角与清羽。使“角到清羽”之间形成了减五度,影响了教的稳定性。从而更好地引出尾声,使音乐回归到主调的感觉更加强烈。C段:分四句,非方整性乐段。多调性。但是在乐句的旋律方面以及织体方面,歌词方面都采用了反复的形式。这样创作的方法,是音乐的中心思想更加明确。在音乐的思想表达上也更加有力度。从而也推动了音乐的高潮。   尾声:转回主调,使音乐整体形成呼应,是全曲调式以及音乐思想形成统一。   学习心得:   我认为这首古曲在表达歌词时有两种内在情感:第一种写男子对女子的思念,第二种是把“美人”比喻为政治抱负的托付。不管是以哪一种寓意来演唱。都应注意歌曲中始终贯穿着一种:一种绵绵不绝的相思之意与一种撼人心魄的悲剧色彩。   第一段:音乐一开始就以一种柔弱,委婉,悲情的风格来为整个音乐做基准铺垫。以各种景色来表达内心的悲苦。音乐进行中音乐变化不断增加更加体现了内心中的紧张,悲苦在不断地加剧!在演唱的时候一点要注意把对景物的描写的演唱附加上内心的变化,处理好连音与强弱音的变化。把握好歌曲中心的内在思想。不仅在力度上有强弱的表现,更重要的是在感情的表现中体现歌曲由浅到深,由平淡的悲伤到不断加加剧,不断变化,不断紧张的,又回到独自空长叹感觉!   第二段:这一段是全曲最明显的一个对比的段落,转入了C大调,在调式上,伴奏织体上,旋律上,速度上都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在思想上,从前一段伤感,苦闷,对理想向往不得志的情感,转为了向往,憧憬的美好之中。同时也把内心的相思之苦以及政治上不得志的情感抒发得****。:美人如花隔云端。长相思的题意到此才具体表明。这个为诗中人想念的如花美人似乎很近,近在眼前;却到底很远,远隔云端。在演唱时还要注意6/4拍子的结构特点,演唱的力度以及感情的抒发上都要注意由弱到强,由浅到深的对比。   第三段:是音乐的高潮部分。是前两段感情最终的爆发,在音乐的织体方面采用了戏曲中紧拉慢唱的结构。旋律上采用了反复的手法。声音的力度上进行了坚强减弱的处理。以及音字之间的时值拉开和不断的重复句的出现,在加上内心含蓄的比喻与内心悲痛的哭喊把音乐的情绪推到了高潮。是那种渴望而不可及的理想与内心苦闷的,困难重重的心情发挥的****。在演唱时就要把这一段与前两段的音乐情绪做出明显的对比,在声音上多以实音为主,声音要结实而流畅、激情而又有含蓄,充分表现出这种不得志,又摇首期盼的悲苦的内心情感。   尾声:高潮之后进入音乐的尾声,音乐的结尾与音乐的整体包括音乐的中心思想形成了前后呼应的关系。音乐的走向逐渐的减弱,是音乐保持了一开始惆怅的音乐情绪,但是又不一开始的音乐情绪增加了更深层次的感伤。全曲又回到了悲苦,低落、凄苦的音乐情绪中。空长叹:“长相思,摧心肝”。   三、总结   在演唱古诗词时,一定要对诗词的相关背景,相关内容进行深入的分析。例如:歌曲的词曲作者,历史年代,典故以及出处等。只有根据这些相关的背景知识才能够能全面的了解歌词的内在含义,才能更好地把握作者的的创作意图,更全面、更准确的表达歌曲所表现的音乐思想。注意把握歌曲的曲风,也要注意把握音色的运用。古诗词的演唱非常注意声音的色彩。在音色的的运用上要非常的丰富。要学会用自己不同的声音来表现古诗词中的意境。也只有在此基础上的学习以及演唱才能更好地加入自己的思想进行音乐的二度创作。也只有进过这样的学习过程才能更好的把握古曲、演唱古曲。
  • 《​中国古典音研究》

    《​中国古典音研究》

    中国古典音乐正是因为具有韵律美、意境美和精神美,才具有神奇的魅力和感人的力量,才流传千年而永不衰败。本文从旋律、意境及精神等对中国古典音乐的美加以探讨。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5/view-1264496.htm  一、中国古典音乐的韵律美    韵律是音乐在用韵与节奏等外在形式中体现出来的风格特征。在古典音乐中,韵律常常会给音乐注入细腻深刻的意味,它将对艺术的理解,对生命的体味,凝结成一种节奏,贯注于旋律之中,自然而突出地形成了音乐或欢快、或低婉、或悲伤、或昂扬的不同风格与和谐流畅的音律美,从而赋予音乐生气盎然的生命感。中国古典音乐的韵律美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和谐的节奏之美。和谐是中华民族崇尚的一种传统美德。在中国音乐史上,儒家提倡恬静淡雅的中和之乐,道家则主张法天贵真的自然之乐,无论儒家还是道家,都把“和谐”看成是音乐审美的**理想。中国古典音乐思想的形成和发展植根于中国古典哲学和美学的土壤。此种哲学、美学精神决定了中国人的音乐意识从产生之初便带有厚重的生命感与和谐感。所谓“音乐的节奏”,简单地说是指声音强弱,长短的配合、对比、反衬、连续等千变万化的组织形式。因此,音乐的节奏美,关键就在于变化。而中国古典音乐在节奏的变化中极力追求“和谐”,有强有弱,强弱相宜,有快有慢,快慢协调;有疏有密,疏密相间;有主有次,主次有序,进而构成了纷繁多变的审美特质。而只有这种个性鲜明,纷繁多变,和谐厚重的审美特质,才能产生扣人心弦,动人心魄的艺术效果。    第二,生动的气韵之美。“气韵生动”是中国古典音乐审美的又一突出特征。就音乐本来的意义而言,气是弥漫无形的,韵是节奏,气韵就是一种整体的节奏。对于古典音乐生动的气韵美的理解,笔者认为可以分为两层含义:一是指栩栩如生而有神采;“气韵”也可称为神韵、意韵等,指精神上展现出的独特气质与性格。它将对艺术的理解,对生命的体味,凝结成一种气势,贯注于音乐的整个结构之中,从而赋予它以生气盎然的生命感,这样的音乐能引起观赏之人的无限遐想。二是指音乐表现出来的态势和气氛;“势”能传达整个音乐的精神,中国古典音乐立意、为象,心随意转而出的散板、散拍、散节奏,使音乐的线条呈现出自由抒发的生命活力。中国古典音乐这种行云流水般的气韵,飘散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玄奥之感,给人以思绪的自由和奔放的遐想,具备独特的形式美感,这些呈现出中国古典音乐生动的气韵之美。   二、中国古典音乐的意境美    意境一词最早由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标举,“意”即艺术家主观情感的流露,“境”即外在社会环境或自然环境的反映、再现。这种情境相融的境界蕴涵着无穷之味和不尽之意,是超越物化层面之上不受现实羁绊的精神境界,重在以虚涵实、实中见虚,有无限和深远的特征。在中国古代音乐中,“文人音乐”占有很大的比重,即作曲者大多是文人、雅士,尤其在古琴曲中,特别追求意境美,可以说,古曲的意境美是中国古典音乐的灵魂。中国古典音乐的意境美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古典音乐的朦胧意境美。所谓朦胧,是指音乐的旋律和节奏不能像绘画那样给人以直觉的视觉形象,它所表达的内容是不确定的,是朦胧的。这主要是因为音乐是一种描摹性最弱的艺术,不描写任何客观的事物,只是传达表达主观情感的意境。欣赏者在欣赏时,可以感受到这种强烈的情感,却无法具体描绘这种美景。例如《春江花月夜》视觉上的美感同时带给读者的是听觉上的愉悦。春、江、花、月、夜,这五种事物集中体现了人生最动人的良辰美景,构成了诱人探寻的奇妙的艺术境界。整首曲子通过音色、节奏和曲式结构勾勒出一幅春江月夜的壮丽意境:江潮连海,月共潮生。    二是古典音乐的意象意境美。“意象”是客观物象经过创作主体独特的情感活动而创造出来的一种艺术形象,是一个有组织的内在统一的意蕴的感性世界,它是从“心源”和“造化”接触时突然的顿悟和震动中诞生的,它不是一味客观的描绘、模仿和再现,而是“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中国音乐自古以来就非常注重“意”,把对一切美好事物的**追求都定义为达到“意”。中国古典音乐的意象意境美的表达手法则以借景抒情和托物言志为主。如古琴,“拟声、象形、会意”为琴曲的三类艺术表现手法。拟声、象形尚未脱离音乐的表面物化形态,必须提升至会意才是最终阶段。而古曲重融情入景、情景相融的借景抒情,运用的就是中国艺术虚实对立统一手法,是古人“融实入虚”“虚实相涵”自然宇宙观之体现。情景相融才能虚实如一,才能借有限之物表达空灵和幽远之韵。   三、中国古典音乐的精神美    音乐作为一种艺术,是一种社会的意识形态,是现实生活的审美反映,是人类的一种精神产品。这主要体现在:首先,音乐创作的本质是表现时代精神和思想的艺术实践;其次,音乐创作总是从精神创作开始,最终再以某种物质形式对它加以限定。因此,音乐的创作和发展共同开拓了深远而灿烂的美学精神之苍穹,蕴含着音乐的精神美。中国古典音乐的精神美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古典音乐“****”的艺术精神美。受传统文化“大一统”思想的审美观照,中国古典音乐美学精神蕴涵着独特自然生命的艺术范式。它反映在音乐艺术上则强调一个“和”字,即要综合“五声、六律、七音、八风”诸种因素以及“清浊、大小、短长、疾综、哀乐、刚柔”等生命情愫。为此,“大音希声”、“至乐无乐”的形而上境界则随着音乐之和的世俗化,而采取了“以人合天”与“以天合人”的方式存活于音乐王国。“和”就是事物诸多方面的统一。各种不同的、相互矛盾的因素结合成一个整体,它们既对立,又处于相对平衡、协调、和谐、统一的关系之中。中国古典音乐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道亮丽的景观,张扬着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体现出炎黄子孙的情感、意志、力量、理想和追求。同时,折射出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精神,透视了华夏民族独特的情感天地。因此,它所体现的人文精神更是中国当代先进文化的文明硕果。由此,华夏古典音乐艺术就本能地透射出中国哲学的精神理念,蕴含着“****”的艺术精神。    二是古典音乐的自然简朴精神美。音乐是一种自由表达人们思想情感的艺术。音乐的产生式由于人们内心情感的自然流露,所以说,最接近自然的音乐,最能表达人内心的自然感情,这是最美的音乐。正因为如此,中国古典音乐在创作过程中极力追求与自然融为一体,物我合一的自然精神境界,呈现出自然的精神美。同时,由于中国传统艺术的简朴精神,使得中国艺术的美学风格是一种表意性的。艺术家对于自己表现的东西只求能够传达出它的神韵就满足了。故中国艺术讲究的是神似而非形似。这种尚简的艺术实践精神使得中国古代的音乐家们以及艺术欣赏者们对那种出现在音乐作品的“空白”有一种特别的领会。中国人听音乐往往会在音与音之间的停顿(空)处感觉出特别的味道,称之为“此时无声胜有声”之境。